马云退隐背后的“潜规则”

马云退隐背后的“潜规则”

 在中国企业史的维度上,马云的价值是显然的,他是少数几个真正具有创新意义的中国企业家。按照经济学家熊彼得的解释(JosephAloisSchumpeter,1883-1950),创新(innovation)是个纯经济学概念,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创造,而是知识和资源的重新组合(newcombinations)。这意味着,马云和他的企业,不仅带来了一种崭新的市场方式和生活方式,而且破坏甚至毁灭了一种陈旧的市场方式和生活方式。那些愿意拥抱新事物和新生活的人们,被马云带领到了新大陆;那些抱残守缺、固步自封的人们,因为马云,正在渐渐地失去他们破旧的饭碗。

一般的的意义上,一个在经济学的层面上具有创新能力的企业家,他的价值观和方法论应该都在创新的维度上游走,这构成了企业家的一种风格,一种价值,一种习惯。但我想说的是,关于马云的这次轰轰烈烈、情绪饱满的退隐事件,他的创新精神不见了。

有几个显在的逻辑是可以展开的。

是马云年纪偏大,有些累了?这个理由靠不住,马云的年纪正是黄金时代,而企业家的年龄,似乎和医生的属性类似,年纪越大,或许越有深度。生活中年过70,依然担纲企业核心要务的企业家实在是太多了,比如李嘉诚。说到太累,想来最累的时候马云已经熬过去了,现在恰好是指点江山、运筹帷幄的时候。所谓太累,不过是托词。

或者是为了人力资源系统性的考虑。让年轻的有能力的人担当重任,这有助于整个企业的可持续发展。这听上去的确是一个不错的理由,事实上马云热情的演讲词里,弥漫着的正是这样的理念,像一罐有营养的心灵鸡汤,还像一次有改革意义的“禅让”仪式。但一个本质的现象在这里,CEO的位置的确是交出去了,但老板的位置还在马云的手上,马云还是牛逼的董事局主席。

或者是受到了股东大会的制衡。企业的发展面临着市场新的不确定性,马云的企业家思维或许形成了路径依赖,因此企业需要在公司治理的命题上形成创新。股东大会在这样的层面有必要创建新的管理格局,因此马云的身上肩负着新一轮“带班子”的重任,而最核心的重任,当然是CEO职位的锤炼。

中国的人群中,假模假式、像模像样的权力转让,一直在发生。国内的企业里面,搞这种游戏的企业家,马云绝对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之所以这种游戏如此流行,事实上依赖于一个重大的隐形秩序:马云的手下,包括马云新推出的CEO,多年以来一直都是听话的、出活的,一直都在马云的掌控之中。

了解到这一点,当我们耐心的梳理其中的可能性,我们就会发现所谓马云的退隐事件,不过是阿里集团一次正常的人力资源布局而已。问题在于,为什么马云要大肆渲染他的退隐,甚至宣称今后主要的精力会转移到公益领域?人们眼里的马云,像一个得道的高僧,忽然凭空升起,光芒四溢。或者像一名胸怀宽广的政治家,为了江山社稷,以个人的退隐带来国家的进步。

实话实说,马云的这次演讲经由互联网传播,被迅速放大。当他的光环足够耀眼,一些历史的细节,一些基本的常识于是理所当然地被遮蔽了。

人们应该记得,类似的人力资源安排,柳传志先生也曾经做过。当年他把联想集团交给年轻的杨元庆,自己则声称退居到幕后,去做一些联想控股的战略性工作。当时的人们曾经感叹,柳传志先生真是视界开阔、高风亮节,联想由此进入了年轻的杨元庆时代。但是过了几年,当联想集团遭遇市场滑坡,人们看到的局面是,柳先生又回来了。所谓老骥伏枥,志在千里,联想依然是柳传志先生的联想。不能说柳先生这样的人力资源战略没有意义。人们看到,年轻人在这样的调整中,在柳传志先生的进退中,得到了市场的锤炼,事关企业发展的经验也在不断增长。这是必须要强调的重点。显然,这是一种传统的中国式智慧,欲擒故纵、幕后执政。人们应该记得,政治家也热衷于这样的游戏。比如蒋介石曾经退居幕后,让李宗仁走到前台。

这种传统的中国谋略,其优劣之处,历史自有记载。我想说的是,事关马云和阿里巴巴,问题就变得比过去复杂,比过去值得追问。因为,人们眼里的马云,市场里的阿里巴巴,多年以来最核心的价值是创新,但此次热闹的退隐事件与创新无关。它只是一次看上去很美的人事调整,属于“潜规则”之列。关于阿里巴巴,过去是马云时代,现在是马云时代。放心好了,未来相当长时间,仍然是马云时代。没有人能改变这个事实,即使马云自己,也改变不了。

 

873 ° 来自:PC 未知位置

亲,沙发正空着,还不快来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