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大传——(1893~1918)第一卷:横空出世——第1章

毛泽东大传——第一卷:横空出世——第1章

 

“既然我坐着背书你也听得清楚,那为什么非要我站起来背书呢?”

  话说湘中丘陵地带有一座山,名叫韶山。韶山的顶峰就是著名的韶峰,又称仙女峰,它是南岳衡山72峰之中的第71峰,也是韶山八景之一。韶峰海拔500多米,山高陡峭,气势雄伟。站在韶峰之上,给人的感觉是:“绝顶才宽三五尺,此身如在九重天。”有诗赞曰:
  绕岫岚光凝欲滴,长风轻袅云烟侧。山涵五月六月寒,地拥千山万山碧。
  从来仙境称韶峰,笔削三山插天空。天下名山三百六,此是湘南第一龙。
  就在这韶峰下,群山环抱着一块不大的谷地,走向是由南向北,长5公里,宽3.5公里。地形明显分为东西两部,西部山峦环绕,东部丘岗起伏,大致构成“六山一水二分田,一分道路和庄园”的格局。这个山谷就叫“韶山冲”。
  小小的韶山冲,隶属湖南省湘潭县管辖,在湘潭、宁乡、湘乡三县交界处。它东北距湖南省城长沙90公里,东南离湘潭县城35公里,是个偏僻的小地方。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前,这里既没有铁路,也没有公路,更没有通航的河道。
  韶山冲里居住着毛、李、钟、周、邹、彭、庞几姓人家,他们都是忠厚、朴实、勤劳、善良的农民,在帝国主义和封建主义的压迫下,家家都遭受着深重的灾难,过着贫困的生活。在韶山冲的农民中流传着这样的歌谣:
  其一:韶山冲,长又长,砍柴做工度时光。鸡鸣未晓车声叫,隔夜难存半合粮。
  其二:韶山冲,冲连冲,十户人家九户穷。有女莫嫁韶山冲,红薯柴棍度一生。
  其三:农民头上三把刀,税多、租重、利息高;
     农民眼前路三条,逃荒、讨米、坐监牢。
  韶山冲里潺潺地流淌着一条小溪,终年不断。在小溪上游的南岸,有一栋依山傍水的半瓦半茅的房屋,叫上屋场。这是一栋湖南农村常见的“凹”字形住宅,当地人称作“一担柴”式的房子。这栋房子从堂屋正中分界,两边各住着一户人家,东边瓦房里的这一户人家是毛氏家族。
  说起韶山冲毛氏家族的历史,可以往上追溯到14世纪中叶。当时元朝末年红巾军起义如火如荼,天下大乱。在这王朝更迭的年代,家住江西省吉州府龙城县,也就是现在的江西省吉水县,有一个名叫毛太华的青年农民,不甘老死蓬蒿,寂寞一生,毅然弃农从戎,投奔到朱元璋的农民起义军中。
  朱元璋建立明朝以后,毛太华做了一个百夫长之类的下级军官,并随从明朝大将傅友德和蓝玉,远征云南。在云南归入大明的版图后,毛太华被留了下来,成为一名戍滇军官。
  云南边陲为少数民族聚居地,当时很少有汉族居住。在云南澜沧,毛太华同许多戍滇军人一样,娶了一位当地少数民族姑娘为妻,生育了4个儿子,依次取名为:毛清一、毛清二、毛清三、毛清四。
  毛太华渐渐地衰老了,他念念不忘内地的故乡,于是就告老还乡。因为他立有边功,就被准许迁回内地。明朝洪武13年,毛太华偕妻子王氏及长子毛清一、四子毛清四回到了湖南,居住在湘乡县城北门外的绯紫桥,地方政府就分给他田产几十亩。
  数年后,毛清一、毛清四迁移到了湘潭县七都七甲韶山定居,自此,毛氏家族便在这山青水秀的韶山东茅塘一带繁衍生息,毛太华便成为韶山毛氏家族的第1代祖先。
  毛太华随着儿子毛清一、毛清四在韶山冲生活若干年后就去世了。毛氏家族从毛太华这第1代以至到后来的第6代,都没有固定的谱系。到了清朝乾隆二年,毛氏家族从第7代才开始修族谱,他们定下的谱系是:
  立显荣朝士,文方运际祥;
  祖恩贻泽远,世代永承昌。
  在毛氏族谱中,记载着颇为严格的家训:培植心田、品行端正、孝养父母、友爱兄弟、和睦乡邻、教训子孙、矜怜孤寡、婚姻随宜、奋志芸窗、勤劳本业。
  族谱中规定的家戒是:“戒游荡”、“戒赌博”。
  清朝光绪七年,毛氏族谱再一次修订,又续订的谱系为:
  孝友传家本,忠良报国光;
  启元敦圣学,风雅列明章。
  毛氏家族第17代传人叫毛祖人,又名毛四端。毛祖人出生于1823年,他是一个沉默寡言、勤劳忠厚的农民,没有读过书,主要靠种田、出卖劳动力维持一家人的生计。毛祖人生育有两个儿子,长子叫毛德臣,次子叫毛翼臣。
  毛德臣,谱名恩农;生育有3个儿子,长子毛菊生,次子毛梅生,三子毛献生。
  毛翼臣,谱名恩普,字寅宾,生于1846年5月22日,死于1904年11月23日。毛翼臣娶妻刘氏,生有一子,取名毛贻昌;他还有两个女儿,成人后分别嫁到了张家和贺家。
  1878年,毛翼臣与哥哥毛德臣分家,他从祖居地韶山东茅塘搬到了韶山冲南岸的上屋场。毛翼臣是一个老实厚道的庄稼人,一生清贫,为了生活,不得不将祖传的部分田产典当出去。
  毛翼臣的儿子毛贻昌,字顺生,号良弼,生于1870年10月15日,在族兄弟中排行老大,他读过几年私塾,懂得一些算术。后来他终身务农经商,而且生财有道。
  毛顺生10岁那年,由父母做主,与湘乡县四都唐家圫也就是被后人改称为棠佳阁的文芝仪之女、13岁的文七妹订了婚。
  唐家圫文家是一个大家族,共有兄弟文芝兰、文芝仪、文芝祥3大房。
  文芝仪和妻子贺氏,生育有3子3女。
  文芝仪的长子文玉瑞在族兄弟中排行第七,生有长子早夭;次子文涧泉,在族兄弟中排行十一;三子文梅清,在族兄弟中排行十七。
  文芝仪的次子文玉钦在族兄弟中排行第八,有一个继室,两个姨太。他生有长子文泮香,排行第十;次子文运昌,排行十六;三子文南松,排行二十;女儿文静纯,就是文运昌的三姐。
  文芝仪的三子毛玉材,幼年早夭,留一遗孀。
  文芝仪的长女嫁给了钟姓人家。次女嫁给了王姓人家,就是后来将要说到的王季范的母亲;三女则许给了毛顺生,她就是1867年2月12日出生的文七妹。
  文七妹同当时许多农村妇女一样,没有一个正式的名字。由于她在文家同辈姊妹中排行第七,所以,家里人都叫她“七妹”,外姓人便称为“文七妹”。
  文家也是以务农为业,家境小康。其家所在的唐家圫距韶山冲有10余公里。由于文七妹的曾祖父逝世后葬在韶山冲龙眼塘,所以后代每年都要到韶山扫墓,祭拜。为了扫墓时在韶山有个落脚的地方,文家才将文七妹许给了韶山冲的毛顺生。
  毛顺生15岁那年和18岁的文七妹完了婚。此时的文七妹,生得是中等身材,清秀、端庄,宽前额,长圆脸庞,浓眉大眼,也是一位勤劳、善良、品德高尚的农村妇女。
  文七妹初到毛家时,很不习惯,经常回娘家哭脸。因为文家是个四世同堂的大家族,她嫌在毛家太冷清。在家作女时,只做一些家务事,田间劳动都是由男人们去干。她嫁到韶山后,毛家男劳力少,里里外外的活都得干。后来慢慢也就习惯了。
  毛顺生16岁时,为了偿还父亲欠下的债务,在湘军里当了几年兵,他把军队发的饷银积攒起来,终于在退伍回家后还清了债务。
  毛顺生在17岁时开始当家理事。那时,他家只有六七亩地,家底微薄,一家人终年为温饱而操劳。但此时的毛顺生已经成长为一个魁梧高大、精明能干,善于经营的农民,他把自家省吃俭用节余下来的稻谷进行了加工,将白米挑到银田寺赶集出售,有时也零售给附近的穷苦樵夫和手工业者;而那些米糠则用来喂养猪仔出售。
  毛顺生治家严谨,是个好当家。他常说:“吃不穷、用不穷,人无计算一世穷。谁会盘算,谁就能过上好日子;不会盘算的人,你给他明晃晃的金山银山,也是空的。”再加上毛顺生有一个勤俭持家的贤内助文七妹,所以,这个贫困的家庭就逐渐富裕起来。渐渐地积攒了一笔钱,赎回了父亲典当出去的田产,算上原有的共有耕地15亩,年收60担谷。
  公元1893年12月26日(清朝光绪十九年癸巳十一月十九日)卯时,太阳即将跃上山岗,就在此时,一个伟大的生命在上屋场东边这户姓毛的人家诞生了,他就是毛氏家族第20代传人、毛翼臣的孙子、毛顺生和文七妹的第3个儿子。毛顺生按照族谱中的“泽”字辈为儿子取名叫做毛泽东。
  文七妹一生生育了7个孩子,长子、次子均在襁褓中夭亡,第三胎生下了毛泽东。后来又生下两男两女,四子毛泽民,又名毛泽铭,字咏莲、润莲,1896年4月3日出生。五子毛泽覃,又名毛泽淋,字咏菊、润菊,1905年9月25日出生。文七妹的两个女儿却都又先后早殁了。
  毛泽东和弟弟毛泽民先后出生后,毛顺生的家里有父亲,有妻子文七妹和两个儿子,共5口人,每年除去口粮35担外,尚有25担左右的剩余粮食,日子过得有滋有味。
  文七妹成为毛家最忙碌、最辛苦的人了,她既要抚育孩子,又要操持家务,还要养鸡喂猪、锄园种菜,样样活都得干,样样都要安排得有条不紊。
  特别是毛泽东的出世,给毛家带来了喜庆。母亲文氏唯恐第3个儿子又遇不幸,便多方烧香拜佛,祈求神灵保佑,还开始吃起了“观音斋”。
  毛泽东出世两个月后,就被母亲带回了唐家圫的外婆家,由外婆抚养。外婆让毛泽东拜七舅父文玉瑞、七舅母赵氏为干爹干娘,意在托福。因为七舅母子女众多,被认为是命中多子多福。
  在唐家圫的后山,有个龙潭坳,坳内有一股清泉,四季流水不断。在龙潭坳旁边矗立着一块巨石,高2.8丈,宽2丈。传说这里曾出过妖怪,经常兴风作浪,后来有个能人为民除害,用巨石将妖怪降服了,所以人们就称这块巨石为“石观音”,并经常来此祷告。
  外婆贺氏生怕小外孙“根基不稳”,为了让这个小外孙能长大成人,便要女儿文七妹抱着小外孙来到“石观音”前烧香叩头,拜这块巨石为“干娘”,寄名叫石头,取容易抚养之意。因毛泽东排行第三,所以又有了一个“石三伢子”的乳名。
  自此以后,每逢从巨石前经过,大人们都要说一声:“石头,给干娘磕个头。”石三伢子就会乖巧地朝着“石观音”拜一拜。
  毛泽东童年的大部分时间是在唐家圫的外婆家渡过的。这是一个四世同堂的大家庭,全家大小20余口人,生活也比较富裕。在一大群孙男孙女中,多了个“根基不稳”的小外孙,外婆自然是对他格外宠爱。毛泽东在这里过着无忧无虑的群体生活,他同表兄弟表姐妹们一块儿嬉戏,一道去拔草、捡柴、拾豆子、放牛、打猪草。
  毛泽东每次放牛,就把小伙伴们邀集在一起,做各种各样有趣的游戏。有时,他把小伙伴分成3组,一组看牛,一组割牛草,一组上山摘野果。临了,大家把牛栓到树上,每人分得1份牛草,然后坐在树下吃野果,讲故事,还要做游戏,最后尽兴而归。
  在毛泽东8岁那一年的正月,他跟着母亲看耍狮子,心里一高兴,脱口念道:“狮子眼鼓鼓,擦菜子煮豆腐,酒放热气烧,肉放烂些煮。”逗得外婆家的人都笑了起来。
  1902年,毛泽东9岁了,元宵节过后,父亲毛顺生便把他从唐家圫接了回来,送到离家不到200米的南岸私塾读书,接受启蒙教育。
  毛泽东上学了,父亲就给他取字叫咏芝。后来,毛泽东学富五车,知识渊博,通晓姓名之学,他常常将他的字写作润之或者润芝。再后来,毛泽东在他的一生中,还在不同时期分别用过润、泳之、二十八画生、久滋、子任、润子任、杨子任、石山、学任等等名、字和号,还曾经用过与任、自任、事任、赵东、李德胜、李得生、得胜、国彬、杨先生等笔名和别名。
  毛顺生一心想把孩子培养成能继承祖业的人,他不但把儿子送进私塾读书,还亲自教儿子记帐,训练儿子双手打算盘,要儿子学会经商的本领。
  毛泽东的第一个老师是塾师邹春培,50多岁。刚入私塾那天,邹春培身着长衫,把毛泽东引领到私塾东墙下摆放着的神龛前面,严肃地说道:
  “这是大成至圣文宣王孔夫子的神位,从今天起,你每天早晨进来,都要给孔夫子作揖。以后你就会文思发达,连中三元。”
  毛泽东恭恭敬敬地作揖行礼。邹先生见状,高兴地对毛顺生说:
  “令郎有朝一日,定会名登高科,光宗耀祖。”
  毛顺生则有自己的打算,连忙说:
  “种田人家的子弟,不希罕功名利禄,只要算得几笔数,记得几笔账,写得几句来往信札,就要得了。”
  毛泽东的母亲和韶山的大多数人一样,只字不识;同时她也和许多人一样,是个信佛的人。毛泽东在上私塾以前和在私塾念书的时候,经常和母亲一起,到附近的凤凰山的寺庙里求神拜佛。
  毛顺生从不信佛,这使毛泽东大伤脑筋。毛泽东9岁时,和母亲讨论过父亲的不信佛以及如何帮助父亲的问题。
  后来毛泽东曾对斯诺说:
  “我父亲早年和中年都不信神。当时和以后,我们想过好多办法想让他信佛,可是没有成功。他只是咒骂我们,我们被他的攻击所压倒,只好退让,另想新的办法。但他总是不愿意信神。”
  可是有一次,毛顺生外出要帐,在回家的路上碰到一只老虎。这只老虎受惊逃掉了,毛顺生死里逃生。从此,他比较地信佛了,还不时地烧烧香。
  “人之初,性本善……”。毛泽东同旧时代所有私塾学生一样,先是从《三字经》读起,接着点读《论语》、《孟子》、《诗经》。
  毛泽东天资聪明,读书很用心,塾师教过的书,他都能背得下来。由于他自己学会了使用《康熙字典》,一些先生没有点的书,他也能读懂。在学习上,他不需要先生太劳神。因此,大家都叫他“省先生”。
  毛泽东在读书上不用父亲操心,但是他常常会做出一些“离经叛道”的事,倒使父亲大伤脑筋。
  在南岸私塾后边,住着一户人家,女主人叫邹四阿婆。她家屋旁有枇杷树、柚子树、桃子树。到了果子成熟时,毛泽东和他的小伙伴们的眼睛,就被树上的果子勾住了,恨不得变成枝头的黄莺和八哥,飞上去一口一个。只是邹四阿婆看守得严,手里还常常拿着个长竹竿,随时准备教训偷果子的小孩。那个小孩偶尔偷她几个果子,她又是嚷,又是追打,还要向家长和私塾里的先生告状。小孩们在背后都骂她是“小气鬼”、“背时婆”,于是也就存心跟她作对。
  有一次,毛泽东和小伙伴们以为邹四阿婆失去警惕,就发出信号,猴子一般爬上树去,冷不防一声吓人的叫骂突然传来:“好呀!”也不知在那儿猫着的邹四阿婆拱了出来:“哼,这回看你们‘小泥鳅’往哪里钻!”邹四阿婆冷笑着,挥动竹竿就打。
  “跑!”毛泽东一声令下,指挥着伙伴们躲闪。邹四阿婆看到毛泽东比一般孩子长得高大,又是个“头儿”,便把竹竿转向他,呵斥道:“石三伢子,我先逮住你!”
  毛泽东和小伙伴纵身翻过一道沟,爬上两棵大枞树。等邹四阿婆跌跌撞撞地追来,他们已经高踞树杈,笑着、喘着气做鬼脸。
  邹四阿婆还会做干果,什么梅子、黄瓜、茄子一类普普通通的东西,经她的手一摆弄,就变成了酸中有甜、甜中含辣的“山珍”美味了。每当她把做的干果晾晒在外面时,毛泽东和小伙伴们总要想方设法去偷吃。
  精明的邹四阿婆,为防止小孩们偷吃,她架起梯子,把干果晾晒在屋顶上。毛泽东和小伙伴们可犯难了,搬动梯子会被发现,用竹竿挑拨,要弄出响声。毛泽东正想办法,忽然看见几只飞起的蚱蜢,他心里一亮,这不是“天兵天将”吗?于是,他们马上捉了几只蚱蜢,用细长的绳子栓着蚱蜢锯齿形的长腿,顺风把它抛到房子上的果子里。这办法果然有效。毛泽东他们牵动绳子,待蚱蜢正要起飞,突然往下一拉,蚱蜢那锯子般的腿就把一些干果弹了下来。小伙伴们忍住笑,捡着抢着吃果子。
  傍晚,邹四阿婆收干果时,发现干果稀少了,既没有起大风,鸡又飞不上去,地下也不见痕迹,她越想越糊涂:“想必是给背时的喜鹊、乌鸦吃了?”
  在1903年夏天一个炎热的上午,塾师邹春培外出,让塾生们在课堂上温习功课。书读完后,毛泽东就提议大家去池塘游泳。这个池塘就在门口不远处,碧波粼粼,是毛泽东经常游泳玩耍的地方。
  邹春培回来后,看见学生们赤身裸体在游泳,以为不雅,便责备他们不该玩水。毛泽东拿出《论语》,引用上面的话说:
  “子曰:‘暮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泳而归。’夫子喟然叹曰;‘吾与点也。’孔夫子是赞成到河里洗冷水澡的”。
  邹先生听了,知道《论语》上确实有这么一段话,但一时又感到自己下不了台,就想了一个办法,叫学生们对对子。他出了一个上联:
  “濯足;”
  毛泽东见同学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对不出来,于是他就对了一个下联:
  “修身。”
  邹春培又出了一个上联:
  “牛皮菜;”
  毛泽东对了一个下联:
  “马齿苋。”
  邹春培见难不住毛泽东,就要在背书上找茬惩戒他的学生们。轮到毛泽东背书了,先生叫着他的名字,要他到前边去背书,毛泽东却坐在座位上纹丝不动。
  按照私塾里的礼节,学生在课堂上背书,要先站起来走到先生的讲桌前站好,面向旁边,不能正视先生,然后开始背书。毛泽东对这一套繁文缛节早就不耐烦了。
  邹先生一看毛泽东一动不动,气得脸色煞白,命令他到前边去,按老规矩背书。毛泽东搬着自己的凳子走到先生跟前,然后坐在凳子上,以平静的、挑战的目光望着先生,他对着快被他气晕的邹先生说:
  “既然我坐着背书你也听得清楚,那为什么非要我站起来背呢书?”
  怒不可遏的邹先生用力拉毛泽东,要让他站起来,毛泽东用力挣脱了。
  邹先生只好带着气来到上屋场,向毛泽东的父亲告状。邹春培说:
  “你家咏芝了不得啦,他的才学比我高,我教不了啦!”
  毛家的家教历来很严,父亲听说儿子带头闹学,和先生顶嘴,格外恼火。他顺手在路上捡了一根楠竹丫子,立刻跑到南岸私塾,见到儿子不由分说就劈头盖脸地打下来。
  毛泽东知道父亲的性子,脾气一上来,准是一顿死打,于是急忙躲避,夺路而逃,一溜烟似的跑了。父亲怎么也追不上毛泽东,急得他跺着脚直骂:
  “我看你跑到哪里去!你敢回来,我就打死你这个没王法的东西!”
  毛泽东心里明白,这时候回家,肯定还要挨一顿打,恐怕连母亲也劝不住。所以,他决定暂时不回家,想跑到县城去。他这时候还不到10岁,在山里走了许久,只是围着韶山打转,转了3天,也没有走出韶山冲,实际离家只有4公里远,他还是不敢回家。
  父亲托人四处寻找,最后还是毛氏家族的一个砍柴的老人在山里发现了他,毛泽东才多少有点不情愿地回了家。
  后来毛泽东回忆这件事说:
  “我回到家里以后,想不到情形有点改善。我父亲比以前稍微体谅一些了,老师的态度也比较温和一些。我抗议的效果,给了我深刻的印象:这次‘罢课’胜利了。”
  毛泽东反对父亲的刻薄、自私和专横。一有争端,总是公开辩驳。有一次,父亲请了一些生意场上的人到家里做客,谈生意,母亲很快就准备好了酒菜,殷勤招待客人。父亲想让客人见见自己的长子,同时也想让儿子接触一下生意场面,结识生意中人,以后好接自己的班,便大声喊道:
  “石三,快来给客人斟酒!”
  此时毛泽东正在看书,他坐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嘴里还不耐烦地嘟囔着说:
  “我讨厌那些财迷心窍的买卖人,要斟,你自己斟!”
  父亲见儿子不听话,觉得很没面子,顿时火了,放下筷子起身就要去打毛泽东。母亲急忙过来劝道:
  “石三已经长大了,做事情有他自己的主意,不要让他去做他不愿意做的事情。”
  说罢,又笑容满面地给客人们一一斟了酒。父亲却依然怒气不息,当着满屋子客人的面,骂儿子懒而无用。毛泽东被激怒了,顶撞了父亲,他说:
  “年纪大的人应该比年纪小的多做事,父亲的年龄比我大两倍多,所以,应该做更多的事。等我到了你那年纪,会比你干的还要多。”
  父亲又骂他不孝。毛泽东已经学会了引经据典,他说:
  “经书上讲‘父慈子孝’,只有‘父慈’才能‘子孝’。为父不慈,哪来子孝?”
  说完赌气跑出家门。母亲追出来劝他回去,父亲也了赶来。客人们也都跟了出来。父亲一边骂一边责令他回去。毛泽东就跑到一个池塘边,恫吓父亲说:
  “如果你再走近一步,我就跳下去。”
  在这种情况下,双方都认为有必要和解,各自提出了“条件”。父亲坚持要他磕头认错;毛泽东则表示,父亲如果答应不再打他,他可以跪一条腿磕头,因为另一条腿是属于母亲的。父亲许诺说不再打他了,于是,毛泽东就向父亲道了歉,磕了半个头。就这样,一场风波总算平息了。
  毛泽东从这件事情认识到,在压力面前决不能示弱,“唯有反抗才有出路”。
  有一天,毛泽东从韶山去外婆家唐家圫,行到石砚冲的山边,突然有一个人双手叉腰挡住了去路。这个人是富家的子弟赵某,平时欺侮贫弱,经常在穷人面前卖弄文墨,附庸风雅。他早已听说毛泽东聪明机智,这次要故意难为毛泽东。赵某说:
  “我知道你是文家外甥,今天我要考考你,若能答出题,我让你过去,若答不出题,别怪我赵某不客气,你得大方框关小方框。”
  “什么意思?”
  毛泽东质问道,赵某神气地说:
  “若答不出来,就是让你从我胯下爬过去。”
  毛泽东不慌不忙,也来了一个双手叉腰,说:
  “你爱问就问吧!”
  赵某说:
  “百家姓里的‘赵钱孙李’,分开怎么解释,合起来是什么意思?”
  毛泽东稍加思索,便说:
  “赵公元帅的赵,有钱无钱的钱,龟孙的孙,有理无理与李同音。大宋天子赵匡胤说过:有钱龟孙不讲理!”
  毛泽东不仅按要求回答了赵某的刁难,而且巧妙地骂他是“有钱龟孙不讲理”。赵某人听后,满脸怒气,但又挑不出毛病,也不好发作,只好让毛泽东过去了。
  这正是:韶峰石头多棱锷,为柱长天不折琢!
  欲知毛泽东后来如何发展,请看下一章便知。
  东方翁曰;反抗压迫、追求平等,不唯少年毛泽东,人人如此,天性使然也。童年的毛泽东也像其他孩子一样,不过是一个“顽童”。可是一般孩童在经过长期的社会“历练”后,基本上都已经被琢磨得没有棱角了,圆滑了。而毛泽东的不同于常人之处就在于,他以他那叛逆的个性,对父亲的打骂实行反抗;对老师的指责据理力争;对邪恶势力的压迫进行反击;在强大的陈旧的习惯势力和影响面前,始终没有被驯服,没有被琢磨得像大多数人一样,反而是把他那种可贵的理性的倔犟性格,即天生的斗争思想萌芽,随着自身素质的不断提高,一步一步地升华为一种马克思主义的斗争哲学——与天奋斗,其乐无穷;与地奋斗,其乐无穷;与人奋斗,其乐无穷;并且将这种斗争哲学作为座右铭,终生实践,至死不悔。
1,017 ° 来自:PC 未知位置

2 条评论

  • 商都 商都 2013/9/6  13:03 | 未知位置
    韶峰石头多棱锷,为柱长天不折琢!
  • 浪击飞舟 浪击飞舟 2013/9/6  11:41 | 未知位置
    我有三个愿望:一是要下去搞一年工业、搞一年农业、搞半年商业,这样使我多做调查研究,了解实情,不当官僚主义,对全国干部也是一个推动。二是要骑马到黄河、长江两岸进行实地考察。我对地质方面缺少知识,要请一位地质学家,还要请一位历史学家和一位文学家一起去。三是最后写一部书,把我的一生写进去,把我的缺点错误统统写进去,让全世界人民去评论我究竟是好人还是坏人。我这个人啊,好处占百分之七十,坏处占百分之三十,就很满足了。我不隐瞒自己的观点,我就是这样一个人,我不是圣人。                   ——毛泽东 1961年8月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