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大传-第一卷:横空出世-第4章

 毛泽东大传-第一卷:横空出世-第4章 “我就像一头牛闯进了菜园子,见到遍地青菜,拼命地大嚼大吃,嚼个不停。”

  话说在1911年春天,毛泽东怀着极其兴奋的心情,离开了东山高等小学堂,跟着赴长沙任教的老师贺岚岗一起,来到省城长沙,考入了驻省湘乡中学。开始了他人生中至关重要的历程。
  毛泽东在驻省湘乡中学,一边刻苦学习,一边仍然以极大的热情关注着社会动态。在这里,他第一次看到了资产阶级革命家们创办的《民立报》。从此,读报成了毛泽东终生的爱好。
  《民立报》是著名的同盟会会员宋教仁、于右任主编的。从这份报纸上,毛泽东了解到他来长沙不久,黄兴在4月27日领导了广州武装起义;知道了在这次起义中英勇殉难的七十二烈士的事迹。从这份报纸上,他还知道了孙中山这个人和同盟会的纲领,开始拥护孙中山等革命党人。
  1911年5月,清政府颁布了“铁路国有”的政策,强行把商办的川汉、粤汉铁路,改为官办。并把筑路权出卖给帝国主义,换取帝国主义的借款。引起了全国人民的强烈反对。
  保路风潮首先从湖南掀起,四川、湖北、广东也都立即发动了保路运动。
  毛泽东和他那些驻省湘乡中学的同学们一起投入了这场斗争,他倡议并和另一同学带头剪掉自己的辫子,用剪辫子的行动来表达他们的反清情绪。原先“相约剪辫子”而又后悔的十几个人没有守约,毛泽东和他的朋友对这十几个人突然袭击,强行剪掉了他们的辫子,以此表示对清王朝的强烈不满。
  毛泽东在剪辫子的问题上,还和一个政法学堂里的朋友发生了争论。这位政法学堂学生引用经书来为自己的论点找根据,认为身体发肤是受之父母,不可毁伤;毛泽东和反对留辫子的人,站在反清的政治立场上,提出相反的理论,驳得他哑口无言。
  此时全国正处于辛亥革命的前夜,清王朝四面楚歌,很难照旧统治下去了。毛泽东的心情非常激动,激奋之下,他写了一篇文章贴在学校门口的墙壁上。这是他第一次发表自己的政治见解。毛泽东在这篇文章中,提出要把孙中山从日本请回来当新政府的总统,由康有为当国务总理,梁启超当外交部长。
  1911年10月10日,武昌新军起义,辛亥革命爆发。离武昌不远的长沙受到了强烈地震动,形势变得异常紧张,湖南巡抚宣布全城戒严。
  但是革命党人从未停止他们的活动。有一天,一个革命党的宣传家,得到驻省湘乡中学校长的许可,来校作了一次激动人心的演讲。他介绍了武昌起义的经过和武汉三镇的形势,鼓动大家立即行动起来,为了国家,为了革命,参军救援湖北起义军。当场有七八个学生站起来,支持他的主张,强烈抨击清政府,号召大家行动起来,建立民国。
  毛泽东也非常激动,他用了四五天时间规划自己的未来,决心投笔从戎,参加革命军。于是,他和几位同学商量说:
  “武昌起义是成功了,可是离革命的胜利还远得很哩。我想,革命不能光靠嘴巴讲,要靠实际行动。我们到底应该用什么样的实际行动来帮助湖北起义军呢?我已经想好了,当兵去!”
  “当兵?”同学们都惊奇地望着毛泽东,毛泽东坚定地说:“对!当兵。到湖北去,当革命军!现在,武汉三镇的形势很危急,袁世凯的北洋兵,分两路南下,采取包抄战术,企图钳住武汉。革命党人势单力薄,困难一定不小。我们既然要革命,就不能空手讲白话。光喊口号,是打不倒宣统皇帝的。要革命,就要到战场上去,真刀真枪的干!”
  在毛泽东的鼓动下,有4个同学决定和他一道投笔从戎,到汉口去。毛泽东听说汉口的街道潮湿,需要穿雨鞋,就想到驻扎在城外的一个在军队里干事的朋友那里借一双雨鞋。
  10月22日,毛泽东从小吴门出城,向协操坪走去,来到兵营门口,他被驻防的卫兵拦住了。那卫兵指指门口挂起的“禁止通行”的牌子,告诉毛泽东说:
  “你不能进去了,赶快回去吧!我们马上就要起义。你看,已经补发了子弹。”
  毛泽东心头一震,只好转身回城,还没刚走几步,就听见兵营里突然响起了一阵急促的哨子声,回头一看,全副武装的士兵们正在操坪上紧急集合。毛泽东不敢久留,快步离去,到了经武门,见城门已经关闭了,他只好沿着护城河向前走,到了云阳门,哪想城门也早已关闭了。
  此时的毛泽东还不知道,在长沙城里面配合新军行动的暴动也发生了,各个城门都已经被暴动者所占领。于是,毛泽东便跑上留芳岭,站在一个高地上观望。不多时,噼噼啪啪的枪声不时传来,城外的起义军正向云阳门猛扑过来。城内的接应者打开城门,城外的新军潮水般的涌了进去。就这样,湖南新军在焦达峰、陈作新的率领下,在长沙起义成功。起义军攻占了巡抚衙门,升起来“汉”字白布旗子。
  毛泽东兴致勃勃地回到学校,这时学校里也挂起了汉字白旗,门口还站了几个士兵。
  10月22日深夜,在焦达峰、陈作新领导下,起义军建立了“中华民国湖南军政府”。焦达峰任都督、陈作新任副都督。
  长沙城里一片欢乐的气氛。许多学生投入到起义军中,很快,一支学生军就组织起来了。毛泽东不必到汉口去了,可是他不喜欢这支学生军,他认为这支学生军的成分太混杂了,他决定参加正规军。因为正规军里的士兵,都是社会上的穷苦人出身,他愿意和这些人战斗在一起。
  10月底,毛泽东和他的两个同学参了军,他被编入湖南新军二十五混成协五十标第一营左队,当了一名列兵。毛泽东在这支部队里,同排长和大多数士兵交上了朋友,他尤其喜欢湖南籍的一个矿工和一个铁匠。
  由于毛泽东能写字会写文章,可以帮助别人写信。而且在别人看来,他很有些书本知识,因此,大家都敬佩他有“大学问”。
  毛泽东在新军中认真地接受军事训练,并且仍然十分重视研究时事和一些社会问题。他每月7元饷银,除了用于伙食2元和买水花去一点外,剩下的大都用在购买报纸上。每天操练以后,毛泽东就坐下来看报,他成了军营里一个好读报的人。
  毛泽东看报纸时全神贯注,将报纸奉为至宝。他买的都是一些左翼报纸。他从当时鼓吹革命并正在讨论社会主义的《湘江新闻》上,他第一次看到了一位曾经留学日本的湖南人,创立了一个“社会主义”党,这是毛泽东第一次接触到“社会主义”这个新名词。他还读了江亢虎写的一些关于社会主义及其原理的小册子,对社会主义问题产生了浓厚地兴趣。他热情洋溢地写信给他以前的同班同学,讨论这个问题,向他们介绍社会主义这个颇有吸引力的新概念;同时也和士兵展开讨论。
  革命形势正在急剧地发展变化。
  1912年2月,袁世凯在帝国主义的支持下,逼迫清政府取消皇族内阁,由他自己担任内阁总理大臣,组织内阁。袁世凯用革命来吓唬清政府,更以暴力压制革命。他玩弄“拉”的一手,对革命党上层诱和;同时使出“打”的一手,用武力直接进行威胁。但是,中下层革命党人坚决反对妥协投降。
  1912年春,正当湖南新军准备采取行动反对清政府、反对袁世凯的时候,在南京的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孙中山,却与袁世凯达成了妥协的协议。袁世凯逼迫皇室接受优待条件,溥仪退位;孙中山辞去临时大总统职务。
  3月间,袁世凯在北京就任了临时大总统。
  此时的毛泽东以为革命已经结束了,他决定退出军队,继续求学。连长、排长和好朋友们都劝他留下来。毛泽东之所以当兵,是因为他认为军队在即将到来的新中国中会起重要作用,现在,他认为军队不再是时代的先锋了,丝毫也不留恋军队的生活了。所以,他就谢绝了长官和战友们的挽留,毅然决然地离开了兵营,结束了他半年的军旅生涯。
  毛泽东回到长沙城,住进了很便宜的新安巷的“湘乡会馆”,他不断地查阅《湘汉新闻》和其它报纸上的招生广告。此时长沙城内有许多学校,各个学校都通过报纸广播招徕新生。既然革命已经完成了,那么革命以后应该选择什么学校、什么专业继续深造呢?这时的毛泽东,对自己将来究竟想做什么,还没有明确的主见。所以,他在专业的选择上举棋不定,犹豫再三。也就在这个时候,韶山家里捎来信说,以后不再从经济上支持他了。事到如今,毛泽东已经没有了退路,他必须要谋一份差事了。
  毛泽东最先看到一个警察学堂的广告,说将来可以当警官,他就花了1元钱去报了名。但在考试之前,他又被一所肥皂制造学校的广告所打动。这则广告说,该校不收学费,供给膳宿,并有津贴。还说,制造肥皂对社会大有好处,可以富国利民。
  毛泽东改变了投考警察学堂的念头,决定去做一个肥皂制造家。于是,他又花了1元钱的报名费,报考了肥皂制造学校。
  后来,一个在法政学堂学习的朋友,不断地劝他进法政学堂。这所学堂也在广告上许下诺言说,只要学生在3年内学完全部法律课程,保证期满之后马上可以当官。于是,毛泽东第3次付了1元钱的报名费,报考法政学堂。
  毛泽东给家里写信,重述了广告上许诺的一切,并且描绘了“将来当法律学家和做官的美好图景”,要求家里寄学费来。
  毛泽东正在等候父母的回音的时候,受到另一位朋友的劝告,朋友劝他报考商业学校。朋友说,现在国家正处于经济战争之中,当前最需要的人才是能建设国家经济的经济学家。毛泽东动心了,又付了1元报名费,这是毛泽东报考的第4所学校,他参加考试,并被录取注了册。
  可是,毛泽东并没有专心下来,还是继续注意广告。
  一则把一所公立高级商业学校说得天花乱坠的广告,吸引了毛泽东,广告上说这所学校是政府主办的,设有很多课程,而且,教员都是很有才能的人,毛泽东想,如果在那里能够学成一个商业专家是最好的了。于是,他又写信把这一决定告诉了父亲,父亲着实高兴了一场,同意支付学费。因为父亲是最了解善于经商的好处的。毛泽东又交了1元报名费,投考了这所公立高级商业学校,并在这里学习了一个月。
  由于这所学校的课程大多数是用英语讲授,毛泽东的英语程度并不好,只是在东山高小时学了点入门的知识;而且,学校也缺乏英语教师,所以他很快又退学了。毛泽东回忆说:
  “这种情况使我不满,到了月底,我就退学了,并且继续留心报上的广告。”
  此时毛泽东的身上已经一文不名了,他邋里邋遢,在长沙街边的木茶棚里,瞪大眼睛盯着报纸。即便如此窘迫,他却还是以嘲弄的态度对待周围的生活,俯瞰着忙忙碌碌的芸芸众生。
  “我即宇宙!”
  毛泽东以道家的冥想得出结论。
  湖南省政府军的火药库爆炸,烈焰熊熊,毛泽东和他朋友们一道去观赏。一年前,他曾激情满怀地参加了这支军队,但是现在,他却以旁观者取乐的口吻说:
  “这比放爆竹要好看多了。”
  有一天,毛泽东的3个学友在天心阁的顶楼上碰见了他。毛泽东正独自平静地在城墙的这个七层高塔上俯瞰长沙。于是,4个人相约一起去喝茶、吃瓜子。
  这三位同学在社会地位上都比毛泽东高一等,其中一个常常借钱给他,一位姓谭的同学是大官的儿子。姓谭的同学说:
  “君主制的废除,就意味着我们都可能当总统。”
  另一个同学用一些俏皮话,来揶揄那位姓谭的同学。毛泽东激动地说:
  “让他说,我很感兴趣,让他说罢!”
  姓谭的同学继续解释,他说:“对于一个政治领袖来说,学问是次要的,而重要的是斗争意志。”毛泽东被他这种看法深深地吸引住了,他开始思考这一问题。
  不久,毛泽东报考了湖南全省高等中学校,入学考试的作文题是《民国肇始,百废待兴,教育、实业何者更为重要》。毛泽东以资产阶级维新派的理论为依据,下笔滔滔,主张教育为主说。张榜结果,他名列第一。
  比毛泽东年长16岁的校长符定一,很想知道夺得头名的青年人是个什么样子,于是毛泽东被人带到了校长办公室。符定一看着眼前这个高高的个子而显得有些瘦弱的学生,身着一件旧长衫,脚穿一双圆口旧布鞋,虽是农家子弟打扮,而他那一双眼睛却炯炯有神,举止稳重又大方,说起话来还慢条斯理的,就非常满意。
  这所学校在秋季更名为省立第一中学,学校很大,学生也很多,校长符定一还亲自授课,毛泽东聆听了符定一有关古典文学、历史、伦理等方面的教导。在一次作文竞赛中,毛泽东以刚健充实的内容、纵横捭阖的气势、严谨善辩的推理,获得比赛第一名。符定一没有想到,这位来自湘潭乡村的沉静的后生,竟能夺魁,便要面试毛泽东。他把毛泽东叫到办公室,叫毛泽东写一篇作文。毛泽东见先生如此器重自己,顷刻间文思泉涌,一挥而就。符定一拿过来一看,果然是妙笔惊人,文采斐然,心中大喜,决心认真栽培这位弟子。
  毛泽东是这所学校的高材生,由于他爱好历史和文学,符定一很喜欢他。毛泽东在这里写了不少作文,其中《商鞅徙木立信论》是著名的一篇,受到符定一的高度赞赏。
  《商鞅徙木立信论》全文如下:
  “吾读史至商鞅徙木立信一事,而叹吾国国民之愚也,而叹执政者之煞费苦心也,而叹数千年来民智之不开、国几蹈于沦亡之惨也。谓予不信,请罄其说。
  法令者,代谋幸福之具也。法令而善,其幸福吾民也必多,吾民方恐其不布此法令,或布而恐其不生效力,必竭全力以保障之,维护之,务使达到完善之目的而止。国民政府互相倚系,安有不信之理?法令而不善,则不惟无幸福可言,且有危害之足惧,吾民又必竭全力以阻止此法令。虽欲吾信,又安有信之之理?乃若商鞅之于秦民适成此比例之反对,抑又何哉?商鞅之法,良法也。今试一披吾国四千年之记载,而求利国福民伟大之政治,商鞅不首屈一指乎?鞅当孝公之世,中原鼎沸,战事正殷,举国疲劳,不堪言状。于是而欲战胜诸国,统一中原,不綦难哉?于是而变法之令出,其法惩奸宄以保人民之权利,务耕织以增进国民之富力,尚军功以树国威,孥贫怠以绝消耗。此诚我国从来未有之大政策,民何惮而不信?乃必徙木以立信者,吾于是知执政者之具费苦心也,吾于是知吾国国民之愚也,吾于是知数千年来民智黑暗国几蹈于沦亡之惨境有由来也。虽然,非常之原,黎民惧焉。民是此民矣,法是彼法矣,吾又何怪焉?吾特恐此徙木立信一事,若令彼东西各文明国民闻之,当必捧腹而笑,嗷舌而讥矣。呜呼!吾欲无言。
  符定一看罢毛泽东的作文,禁不住拍案叫绝,给这篇作文打了个满分。他还在这篇571字的短文中写下了150个字的眉批和总评:
  “实切社会立论,目光如炬,落墨大方,恰似报笔,而义法亦入古。”
  “精理名言,故未曾有。逆折而入,笔力挺拔。”
  “历观生作,练成一色文字,自是伟大之器,再加功候,吾不知其所至。”
  “力能扛鼎。积理宏富。”
  “有法律知识,具哲理思想,借题发挥,纯以唱叹之笔出之,是为压题法,至推论商君之法为从来未有之大政策,言之凿凿,绝无浮烟涨墨绕其笔端,是有功于社会文字。”
  末了,符定一又在毛泽东这篇作文的题目上方写了“传观”二字。
  符定一知道毛泽东喜欢读课外书籍,就热心地帮助他,主动借给他一部《御批历代通鉴辑览》阅读。《御批历代通鉴辑览》是一部上自远古下至明朝、一共166卷的中国历代编年史。尽管如此,毛泽东还是不喜欢这所学校。因为学校的课程太多太繁,校规也非常烦琐呆板。
  毛泽东对《御批历代通鉴辑览》这部书具有浓厚的兴趣,由此,他产生了研究历史的想法,产生了由课堂读书转为自由读书独自研究学问的念头。毛泽东得出结论,在学校学习不如自学更好一些。
  1912年,毛泽东在这所学校学习了半年之后,决心退学。符定一极力劝阻,毛泽东谢绝了先生的好意,毅然离开了省立第一中学,寄居在长沙城新安巷的湘乡会馆,开始了在定王台的自修生活。
  定王台位于长沙城东南角。相传西汉的时候,有一个长沙定王,为了怀念他死去的母亲,在这里修筑了一个土台子,经常登台向北方的长安眺望。后来长沙人就把这个土台子叫做定王台。
  清朝末年,土台子已经荡然无存。有人在这里盖起了一栋两层楼的洋房。辛亥革命后,省政府当局接受一些学者的建议,利用这栋房子办起了湖南图书馆,购置了不少新书,藏书量居全省之首。这个地方比较偏僻,周围树木葱笼,环境幽静,是一个难得的读书好场所。
  毛泽东到定王台图书馆来阅读学习,他还专门制订了一个自修计划。每天图书馆一开门,他总是第一个进去;中午仅仅休息片刻,只到街上买两块米糕当午饭吃;他总是一动不动地在书桌旁埋头苦读,好像一尊低着头的雕塑一般。晚上闭馆时,他又是最后一个出来。
  毛泽东在这里广泛涉猎18、19世纪欧洲资产阶级的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著作。他读了达尔文的《物种起源》;亚当·斯密的《原富》;赫胥黎的《天演论》;穆勒的《名学》;斯宾塞尔的《群学肄言》;孟德斯鸠的《法学》;卢梭的《社会契约论》等等;还认真研读了一些俄、美、英、法等国的历史、地理书籍。同时,他也阅读一些诗歌、小说和古代希腊、罗马的故事。
  毛泽东在定王台图书馆还第一次看到了一幅世界地图,叫做《世界坤舆大地图》,他怀着极大的兴趣,认真地研究了一番,惊叹道:“原来世界这么大!”
  毛泽东每天经过世界地图前,都要停下脚步细细地看上一阵。他原来以为,湘潭县就很大,湖南省大的了不得,中国更是大得被称为天下。谁知从这个地图上看,中国只有这么小一部分,与其它几十个国家排列在一起,模糊的边境线把中国和外国分开,中国在这上面不是一个“中央帝国”。而湖南省则更小,湘潭县呢?一个标示也没有,韶山呢?连个鬼影儿都没有那是更不用说的了。世界既然这样大,人口就一定特别多,人多问题就多。这么多的人生活其间,有多少事情值得去研究呀!
  40年后的一个晚上,毛泽东和几个同学说起他在定王台看世界大地图后的思想状况,他说:
  “说来也是笑话,我读过小学、中学,也当过兵,却不曾看见过世界地图,因此就不知道世界有多大。湖南省图书馆的墙壁上,挂有一张世界大地图,我每天经过那里,总是站着看一看。过去我认为湘潭县大,湖南省更大,中国自古就称为天下,当然大得了不得。但从这个地图上看来,中国只占世界的一小部分,湖南省更小,湘潭县在地图上没有看见,韶山当然就没有影子了。世界原来这么大。
  世界既大,人就特别多。这么多的人怎么过生活,难道不值得我们注意吗?从韶山冲的情形来看,那里的人大都过着痛苦的生活,不是挨饿,就是挨冻。有无钱治病眼看着病死的;有交不起租谷钱粮被关进监狱活活折磨死的;还有家庭里、乡邻间,为着大大小小的纠纷,吵嘴、打架,闹得鸡犬不宁,甚至弄得投塘、吊颈的;至于没有书读,做一世睁眼瞎子的就更多了。在韶山冲,我就没有看见几个生活过得快活的人。韶山冲的情形是这样,全湘潭县、全湖南省、全中国、全世界的情形,恐怕也差不多。
  我真怀疑,人生在世间,难道都注定要过痛苦的生活吗?决不!为什么会有这种现象呢?这是制度不好,政治不好,是因为世界上存在着人剥削人、人压迫人的制度,所以使世界上大多数的人都陷入痛苦的深潭。这种不合理的现象,是不应该永远存在的,是应该彻底推翻、彻底改造的!总有一天,世界会起变化,一切痛苦的人,都会变成快活的人,幸福的人。
  世界的变化,不会自己发生,必须通过革命,通过人的努力。我因此想到,我们青年的责任真是重大,我们应该做的事情真多,要走的路真长。从这时候起,我就决心要为全中国痛苦的人、全世界痛苦的人贡献自己的全部力量。”
  毛泽东评价他在省立图书馆这一段的学习生活的时候,曾笑着对萧子璋说:
  “我就像一头牛闯进了菜园子,见到遍地青菜,拼命地大嚼大吃,嚼个不停。”
  毛泽东在定王台图书馆的自修生活也只有半年时间,他每晚都回到“湘乡会馆”里住。这里住着许多学生,还住着一些当过兵的人、过路客和流浪汉。那些当过兵的人,都是退伍或者被遣散的士兵。他们既没有工作,又没有钱,经常和学生吵架。有一天晚上,住在湘乡会馆里的士兵和学生再次发生冲突,最终酿成了一场血腥的武斗。毛泽东躲到厕所里,直到殴斗结束以后才出来。结果,“湘乡会馆”被士兵占去了。
  也就在这时,父亲来了信,不赞成他自修,认为这是不务正业,拒绝提供费用,除非他继续进学校读书。就这样,毛泽东被迫结束了自己认为“极有价值”的自修生活。
  这正是:才看大地惊春雷,又闻故都起阴霾。
      方入菜园饥如牛,立有乱兵扰梦来。
  欲知毛泽东如何脱出困境,且看下一章分解。
  东方翁曰:毛泽东第一次的人生抉择,第一次的社会革命实践,仅仅半年就结束了。可谓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他又三番五次的报考各类学校,在人生坐标的再选择上,彷徨复彷徨。不独毛泽东,恐怕有不少人在年轻时候都会有如此这般的经历罢。
587 ° 来自:PC 未知位置

亲,沙发正空着,还不快来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