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倚天抽剑---第21章

第二卷:倚天抽剑---第21章 “国家为何改造,政治为何澄清,帝国主义为何打倒,武人政治如何推翻,教育制度如何改革,文学艺术及其它学问如何革命,如何建设等,都是我们研究的内容。”

  话说在1921年8月,毛泽东等人创办的湖南自修大学开始招生,可是由于招收学生的条件太严格了,一直到9月间,报名入校者才“只有一人”。后来到了1922年夏季,学员终于发展到了30余名。
  毛泽东、何叔衡、陈佑魁,还有出身于封建地主官僚家庭的夏明翰,都在自修大学学习和工作。
  夏明翰由何叔衡介绍到自修大学后,又由毛泽东、何叔衡介绍他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后来夏明翰终于成为一名出色的革命者。
  《湖南自修大学组织大纲》规定,大学开设文、法两科,文科有伦理学、教育学、社会学、历史学、哲学等;法科有法律学、政治学、经济学;总共有10多个专业。
  自修大学的课程设置和研究中心,完全从中国革命的实际出发。后来毛泽东在23年4月创办的自修大学机关刊物《新时代》上撰文说,学生要研究内容的是:
  “国家为何改造,政治为何澄清,帝国主义为何打倒,武人政治如何推翻,教育制度如何改革,文学艺术及其它学问如何革命,如何建设等等问题。”
  自修大学的教学十分重视理论与实际、教育与生产、脑力劳动与体力劳动相结合。强调师生深入工农群众中,进行社会调查,参加社会活动。毛泽东说:
  “本大学学友为破除文弱之习惯,图脑力与体力之平均发展,并求知识与劳力两阶级之接近,应注意劳动。本大学为达劳动之目的,应有相当之设备,如艺苑、印刷、铁工等。”
  为此,校内设置了园艺场、工厂和博物实验室,供学生劳动锻炼和现场试验之用。
  自修大学不仅在学生入学上严格把关,对入学后的学员亦有严格的规定:
  “本大学学友,有发现下列各项事情之一者,得随时令其退学:一、无自修能力,对于所认定之学科不能尽心研究,无成绩之表示。二、假名自修、分心校外不正当之事务。三、不能自治,无向上之要求。四、妨害公众秩序,破坏其他学友及本大学名誉”。
  毛泽东及自修大学的教员,平时非常注重言传身教。师生间经常开展一些生动活泼的共同活动。
  自修大学的学习方法,完全体现了毛泽东的教育思想:
  一是单独研究,要求学生各自制定自己的课程表,“自己看书,自己思索”,辅以教师的指导,强调发挥学生学习的主动性和积极性,“变被动求学为主动求学”。
  二是团体研究,“共同讨论,共同研究”,即组织各种研究会,如心理学研究会、经济学研究会、周秦诸子研究会,还有印度哲学、罗素哲学、中国文学、英国文学、诗歌小说等研究会,以便利学员“共同讨论、共同研究”。这些研究会由学员志愿相同者自由结合,随时辩论商榷。教师不做灌注食物式的教学,只是做学生自修的辅助。研究会定期研究完毕,一旦有成果就举行演讲会或写出论文。
  同时,自修大学还规定,要在国内外学术繁荣、昌明的地区,如北京、上海、南京、武昌、巴黎、伦敦、柏林、纽约、莫斯科、东京,以及国内外重要的大学、学校及各学术团体,设立“通讯员”,担任自修大学与这些区域、学校文化学术上的联络,以求学术信息的及时交流。
  自修大学为使学员们自修有效果,主要抓了一下3个主要环节:
  一是以有无自学能力自学志愿作为录取条件之一。毛泽东在起草的《组织大纲》中规定:“凡中等以上学校毕业学生,不分男女老少,具有自修能力,志愿用自修方法以研究高深学术者,经本大学注明认可,得报名入学。”
  二是强调学生所学自愿。《组织大纲》规定:学生以学科为单位,研究一科也可,数科也可,每科研究的时间和范围,都听学生依自己的志愿和程序去定。每人修习年限无定,以修习一科目完毕为单位。学校只要求学员完成论文,合格者给与某科目之修学证书。
  三是建立图书馆、试验室,为自修创造条件。学校将“经费之大部”,“用为建设并充实图书馆及实验室之用”。
  自修大学图书馆除原船山学社留下的经、史、子、集等古书外,仅1921年6月至12月,就购置了哲学、政治、社会、经济、史地、文学、美术、科教、工具书等类书刊421种1000余册。其中有马克思主义原著译本《共产党宣言》、《工钱劳动与资本》、《雇佣劳动与资本》等。还有介绍马克思主义和十月革命的著作,如李汉俊的《马克思<资本论>入门》、邵飘萍的《新俄国之研究》、恽代英的《阶级斗争》、李达的《唯物史观解释》、李季的《社会主义史》等。还有《共产党》、《新青年》、《小说月刊》等期刊50余种。此外还有郭沫若的《女神》、严复的《天演论》、罗素的《数理逻辑》以及蔡元培、杨怀中、梁启超、章太炎、周作人、胡适、张东荪、江亢虎等人的著作,可以说是兼收并蓄。这就给学员们提供了各种学习和研究资料,创造了比较鉴别、独立思考的重要条件。
  自修大学的创立,不仅在湖南,而且在全国各地引起了相当普遍的反映。北京、上海等地的进步报刊都予以介绍和赞扬。
  著名教育家蔡元培看到毛泽东起草的《湖南自修大学组织大纲》后,热情撰文,在上海《新教育》杂志上发表了《湖南自修大学的介绍与说明》,他赞扬自修大学说:
  “我近来读到‘湖南自修大学组织大纲’,我欢喜得不得了”“注重研究,注重图书馆、实验室,全与我的理想相合。”“合吾国书院和研究所之长而活用之。吾实在觉得他们自修大学的组织,可以为各省的模范。内部的组织法,当然可以随地变通;他们的主义,实在是颠扑不破的。”
  教育界名流李石曾写了《祝湖南自修大学成功》一文,称自修大学创立了“新教育制度之纪元”,是“高等教育普及之先导”。
  北京高等师范《教育新刊》上发表的《湖南自修大学之使命》一文也说:
  “蔡孑民先生谓自修大学实兼书院与学校制度之长而活用之,我以为岂仅如此,这简直是人格教育的恢复。”
  还有的文章称赞说:
  “未来之自修大学,必庄严灿烂于‘湘水’之滨,而与‘麓山’竞秀矣。”
  与此相反,湖南省的一些守旧人物也议论纷纷,他们称自修大学为怪事,认为它是不论不类、无根无叶的组织,并唆使湖南省政府停止供给船山学社的活动经费。
  再说1921年10月,毛泽东第2次到安源煤矿考察,了解工人生产、生活情况及革命要求,准备开辟安源的工作。
  位于湖南东部的安源是一座偏僻的小镇,那里有着一个很大的煤矿,这就是安源煤矿。安源煤矿和从湖南株洲到萍乡的铁路,合称安源路矿,共有工人17000人多。路矿中的阶级矛盾和民族矛盾都非常尖锐,是一个蕴藏着雄厚的革命力量的地方。
  原来从1898年起,安源煤矿由德国人和日本人在那里共同开采,安源煤矿是日德资本控制的汉冶萍公司的一部分,它们的管理方式是采用封建把头制。矿工每天劳动长达12小时,工资低微。矿井没有安全设备,经常发生冒顶、透水和瓦斯爆炸等严重事故,致使工人不断伤亡。矿长和封建把头还时常打骂工人,甚至滥用私刑,煤矿工人生活十分悲惨,工人中流传着这样一首歌谣:
  “少年进炭棚,老年背竹筒;病了赶你走,老了不如狗。”“早晨有人下井去,不知晚上出不出。”
  毛泽东特别关注安源工人的潜在力量。毛泽东这一次来安源,身穿白布长衫,沿着铁路步行到了安源。但他一看到这座小城就脱了长衫,舍不得再穿了,安源实在是太脏了。这里12000名矿工的工作条件十分恶劣,每天12小时的繁重体力劳动,使人都累得麻木了。在方圆几公里的范围内,有24座基督教堂,却只有一个小小的医疗所为6000名工人治病。
  毛泽东通过在安源煤矿做工的韶山雇农毛福轩的关系,深入基层,住在矿工家里,察看矿井,做着记录。
  毛福轩,谱名恩梅,出生于1897年4月29日。他比毛泽东小近4岁,而辈分却高两辈,是毛泽东的族叔祖。
  再说每当毛泽东走进屋子与工人们交谈时,矿工们总是要全体站起来,他们实在太客气了。工人们对他的敬重不利于他着手工作。社会隔膜的存在,使毛泽东在精神上感到很苦恼:他想,难道自己不再是大地的儿子,已经成了一个和工人们格格不入的人了吗?这一次,毛泽东并没有灰心,他决定还要再来安源。
  10月21日,邓中夏从四川来到湖南长沙,毛泽东闻讯,即于当晚邀请邓中夏在一师附小演说。邓中夏报告了在四川的见闻,揭露四川的社会黑暗和政治形势,他说:
  “必须用科学主义和社会主义改变这种状况。”
  邓中夏演说毕,来到毛泽东家里,二人竟夜长谈。
  毛泽东和中共湖南支部成员多次到长沙湖南第一师范、省立一中、长郡中学、商业专科学校进行工作,发展党员,建立支部,还在安源、衡阳等地发展党员,建立组织。
  10月下旬,毛泽东与夏明翰赴衡阳,下榻在江西岸潇湘河街大达利旅社。
  一天下午,毛泽东在夏明翰陪同下来到省立第三师范,和师范的进步教师和学生们谈话,开座谈会,了解衡阳的新文化运动情况。
  毛泽东还向300多名师生作了《中国历史上农民战争问题》的讲演。他运用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评价了陈胜、吴广、黄巢、李自成、张献忠、洪秀全等农民起义,赞扬这些反抗封建王朝的斗争,都应该称为农民革命。毛泽东还说,这些斗争因为没有一个先进阶级和政党的领导,结果都失败了。毛泽东并以俄国十月革命为例说明工人阶级的领导和无产阶级革命的必要性。
  11月9日(民国十年十月十日),这是一个凉爽的日子,在长沙城外协操坪旁边的一个小丛林里,有几个人正在散步。他们有的站在石碑前,有的在丛林里小路上,彼此在热烈地谈论着什么。那一个高高身材的人是毛泽东,站在他旁边的是宽肩膀、矮身材、一口黑胡子的何叔衡。另外3个人是彭平之、陈子博、易礼容。
  原来他们正在讨论建立中国共产党湖南支部的问题。经过大家的磋商,最后决定由毛泽东担任党支部书记,由何叔衡、易礼容、陈子博为支部委员。中国共产党第一个省党支部就在这个小丛林中诞生了。这个党支部的党员目前一共有10人,他们是:毛泽东、何叔衡、易礼容、彭璜、陈昌、肖述凡、郭亮、彭平之、陈子博、夏曦。
  党支部成立后,毛泽东采取积极、慎重的建党方针,一方面从社会主义青年团内部吸收先进团员入党,一方面注意发展工人运动中的先进分子入党。
  此后不久,毛泽东在长沙城郊小吴门外,向唐姓兄弟租下了一栋青砖青瓦的平房。从此以后,一直没有一个稳定住所的毛泽东与杨开慧,终于有了一个属于他们自己的“家”。
  这一带是一片长满树木的小山丘,居民都是菜农,是一个非常僻静而又不为人注意的好去处。在小山丘的南面,有两口清浊分明的水塘,叫做上水塘和下水塘,上水塘水质浑浊,下水塘水质清澈见底,因而下水塘又被称做清水塘。毛泽东阻住的房舍就位于清水塘22号。这是一座三开间的极其普通的小平房,屋前池塘边有几株垂柳,周围尽是菜地,环境显得格外的宁静与幽雅。
  毛泽东为了保守秘密,并没有公开自己的身份。他在租房时对唐姓房主说,这房子是作为第一师范附属小学教职员居住的。他在租约上签的名字是毛石山。
  杨开慧从此做起了家庭主妇。不久,母亲向振熙也搬到了清水塘,帮杨开慧料理家务。毛泽建跟着哥嫂毛泽东、杨开慧一起搬到清水塘居住,她有了更多更好的学习机会。
  这时候,由于中国共产党湖南支部刚刚建立,毛泽东又是党支部书记,所以,清水塘22号自然成了中共湖南支部的秘密机关。毛泽东、杨开慧的革命活动,对毛泽建产生了极大的影响。
  毛泽东、杨开慧对这个小妹妹十分关爱,经常抽空辅导她学习。毛泽建经常阅读毛泽东在报纸上发表的文章。一些重要的章节,她总是一遍一遍认真地看,认真地记。毛泽东、杨开慧还经常给她讲解工人农民为什么受剥削受压迫,为什么过着牛马不如的生活,共产党为什么要领导人民进行革命,要推翻帝国主义和封建军阀的统治。
  在毛泽东夫妇的悉心培养下,毛泽建的学习成绩不断提高,视野开阔了,思想觉悟提高了。
  有一天夜已经很深了,毛泽建还在灯下苦读。也许是连日劳累,她在不知不觉中睡着了。五哥毛泽覃看到了她这个样子,就把她叫起来,开玩笑地说:
  “你真是颗钝钉子呀!快回去睡觉吧,小心受凉。”
  毛泽覃说完就走了。有道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毛泽建再也睡不着了,她反复琢磨五哥的这句话:你真是颗钝钉子。是啊,自己十五六岁才进学堂念书,脑子不钝才怪呢。记得三哥曾给她将过“铁杵磨成针”的故事。别人学1遍,我学10遍难道还学不会?天长日久,总会有熟能生巧的时候。
  后来有一次,毛泽东把毛泽建和毛泽覃都叫了去,说要当面考考他们的功课。毛泽东笑着问。
  “你们俩哪个先来?”
  “先看‘钝钉子’的吧!”
  毛泽覃又开起了玩笑。毛泽建不服气地说:
  “你那颗锐钉子打得进洞,我这颗钉子是钝了一点,但只要下功夫,也可以打进洞的!”
  考试结果,大大出乎毛泽覃的意料,毛泽建对答如流。毛泽东满意地笑了,即兴写了称赞毛泽建刻苦学习精神的两句话:
  “绳锯木断,水滴石穿”。
  毛泽建不理解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一个星期后,毛泽东带着毛泽覃和毛泽建到天心阁去玩,那天刚下过雨,屋檐水不断地往下滴。毛泽东指着屋檐下那凹形的一块块石板,对他俩说:
  “这就是水滴成的,年深月久石板哪有不穿的!你们读书就要有这股子毅力。”
  毛泽建非常感激三哥的鼓励,她把“绳锯木断,水滴石穿”这两句话书写好,贴在自己住室的墙壁上,又在自己的课本上,工工整整地抄写了一句古训: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崖苦作舟。
  在毛泽东杨开慧的亲切关怀下,毛泽建只用了两年半时间,就学完了五六年的课程。除了学习科学文化知识外,她还主动为文化书社递送书籍和报刊;为在清水塘秘密召开的党的会议站岗放哨;帮助工会刻印传单、张贴标语。看到毛泽建思想逐渐成熟,毛泽东兴奋地对杨开慧说:“泽建这颗钉子,是打进洞了!”
  有一天,一位学生模样的女青年走进了清水塘22号,只见她身穿短衣长裙的黄色学生装,中等个儿,身材苗条,齐耳的短发,鹅蛋形的脸上白里透红,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格外有神。毛泽东热情地向来人打招呼说:
  “噢,是宝珍同志,真是稀客啊!”
  来访的女孩子名叫何宝珍,她是衡阳第三女子师范学校团支部书记。毛泽东、邓中夏、何叔衡、恽代英曾多次到衡阳第三女子师范指导和组织学生运动,所以,毛泽东认得她,也非常喜欢这位热情泼辣的女孩子。何宝珍也非常敬重毛泽东。毛泽东将何宝珍让进屋里坐下,给她倒了一杯水,说道:
  “听说你在湘南学联做了很多工作,表现很好哟。”
  何宝珍谦虚地说:
  “润之先生过奖了,我只做了一些小事,还望您多多指教。”
  “你来是有事吧?”
  毛泽东微笑着问。何宝珍从衣袋里掏出一封信,递给毛泽东,毛泽东打开一看,是中共湖南省立三师党支部书记、衡阳青年团委书记张秋人为何宝珍写来的介绍信,介绍信中说:何宝珍因组织学潮被学校校长欧阳骏开除了,请中共湘区委员会帮助她安排工作。毛泽东看完信,关切地说道:
  “噢,原来是这样。你今后有什么打算,有什么困难,谈谈吧。”
  何宝珍告诉毛泽东说,她从小被父母包办,许给人家当童养媳,这些年读书的费用,都是那家人支付的,如果回去,肯定会失去自由,要想参加革命活动就困难了。
  “润之先生,我现在是无家可归了,你说我该怎么办?”
  毛泽东安慰她说:
  “莫急,莫急!人生到处是青山,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是我们革命者的家,这倒用不着发愁。”
  毛泽东点燃了一支烟,吸了一口,继续说:
  “我看你很年轻,还是要继续学习。她欧阳骏开除你的学籍,不让你读书,你照样可以学习。你可以到我们创办的自修大学读书,在里面学习的既无公子少爷,也没有太太小姐,都是些革命青年,你看怎么样?”
  何宝珍听毛泽东这么一说,非常高兴。毛泽东又说:
  “你初到长沙,人生地不熟,就先住在我家里。至于学杂费伙食费嘛,一概免交。你还可以勤工俭学,解决零用钱。”
  此时,杨开慧回来了,毛泽东对何宝珍介绍说:
  “这是杨开慧同志,我的爱人。”
  毛泽东又指着何宝珍对杨开慧说:
  “这位是从衡阳女子三师来的何宝珍同志,被学校开除了。开慧,我就将何宝珍同志交给你了,先安排她住下,然后带她到自修大学去报到。”
  杨开慧高兴地说:
  “好呀,我们自修大学又多了一位女学生。”
  毛泽东又交代杨开慧说:
  “噢,你别忘了转告何叔衡同志,就说是我的意见,何宝珍同志的伙食费和学杂费全免了。”
  饭后,毛泽东在与何宝珍交谈时,突然问道:
  “你为什么叫何宝珍呢?”
  何宝珍没有想到毛泽东有此一问,不觉一愣,毛泽东哈哈大笑,解释说:
  “中国人的名字,都是有一定意义的。看起来,你在家里是一位讨父母喜爱的珍珠宝贝。你这个名字声音好听,但‘宝珍’这两字有点俗气了。你现在既然投身革命,我把你的名字改一下,如果你认为不合适,也可以不要,如何?”
  何宝珍高兴地说:
  “那好啊!”
  毛泽东拿起笔,在纸上写了两个字,递给何宝珍。何宝珍接过一看是“葆贞”2字。毛泽东解释说:
  “取‘宝珍’2字的谐音,改为‘葆贞’。‘葆’是保持的意思,‘贞’是贞节的意思。意义改了,但是声音还是不变。你觉得怎样?”
  何宝珍说:
  “改得真好,我明白了,谢谢润之先生。”
  毛泽东语重心长地说:
  “你要永葆革命的贞节啊!”
  何宝珍点点头,爽快地说:
  “我一定记住你的话,为中国革命贡献出自己的一切!”
  这正是:人间自有温情在,毛公坦荡性情真。
      两个童养媳女子,一对革命节烈人。
  欲知毛泽建、何葆贞后来如何壮烈?请看下一章便知。
  东方翁曰:对于毛泽东的教育思想,人们历来是褒贬不一。以湖南自修大学为例,教育界的泰斗蔡元培及其他教育界的名人,赞许有加,而当时也有一些人称自修大学为怪事,认为它是不论不类、无根无叶的组织。这就叫做见仁见智各有不同,萝卜白菜各有所爱。有人就是爱吃臭豆腐,奈何?
633 ° 来自:PC 未知位置

亲,沙发正空着,还不快来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