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倚天抽剑---第22章

第二卷:倚天抽剑---第22章 “劳动组合的目的,不仅在团结劳动者以罢工手段,赢得增加工资和缩短工时的时间,尤在养成阶级的自觉,以全阶级的大团结,谋全阶级的根本利益。”

  话说1921年11月11日,毛泽东因有好友刘某回乡,特意致信八舅父文玉钦及舅母赵氏:
  舅父母大人尊前:
  久不通信,疏忽得很!二位大人谅都安好!合宅谅都安吉!甥在省身体尚好,惟学问无进,甚是抱愧!刘先生回乡之便,托带片纸,藉当问候。有便望二位大人临赐教诲为祷!
  敬颂
  德安!
                      甥 毛泽东
  1921年11月21日,湖南劳工会成立一周年。毛泽东与黄爱、庞人铨商议劳工会改组事宜。毛泽东还在《劳工周刊》的《湖南劳工会周年纪念特刊号》上发表了《所希望于劳工会》一文。他说:
  “劳工会这一年来的艰难缔造,在湖南劳动运动史上已写完了头一页,现在要开始写第二页了。我愿在这第二页上写的要大不同于第一页:材料更丰富,意义更新鲜,章法组织更完备。”
  毛泽东在文章中对劳工会的改组,提出三点希望:
  一是“劳动组合的目的,不仅在团结劳动者以罢工手段,赢得增加工资和缩短工时的时间,尤在养成阶级的自觉,以全阶级的大团结,谋全阶级的根本利益。”
  二是工会组织要有民主产生的全权办事机构,人员要精干,“旧的行会式的组织固然要不得,职员太多,分部太繁,权力太分,也要不得。”
  三是加强工人对工会的组织观念,工人必须缴最低限度的会费。“工人应该自己养活工会,”“准备罢工基金和选举基金。”
  毛泽东在文章的最后,提出劳工会的口号是:
  “各尽所能,各取所值。”“全世界都是劳动者的!”“全世界劳动者团结起来!”
  根据毛泽东的建议,黄爱、庞人铨对劳工会进行了改组,把原来各工团的合议制,改变为“书记制”,将过去的8个部改为书记、组织、宣传3个部,由3个部的委员组成执行委员会。黄爱任书记部委员,庞人铨任教育部委员,张理全任组织部委员。黄爱还邀请毛泽东助理会务,接受毛泽东“小组织、大联合”的主张,改组了基层组织,先后成立了土木、机械、印刷等十多个工会;会员也开始交会费了。
  毛泽东教育黄爱、庞人铨要到工人中去接受教育,锻炼自己。
  是年11月,中共中央局发出陈独秀起草的《中央局通告》,通告要求上海、北京、广州、武汉、长沙5区:
  “早在本年内至迟亦须于明年7月发展党员30人,成立区执行委员会,以便开大会时能够依党纲成立正式中央执行委员会”。
  中共中央局的通告还规定:“全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必须在明年7月以前超过3000团员。”
  为此,毛泽东和中共湖南支部在长沙和各地大力发展团员。他们在湖南第一师范学校、长郡中学、商业专门学校、湖南自修大学等校发展团员,建立团组织。随后又在泥木行业、奥汉铁路、湖南第一纱厂等处工人中发展团员。
  毛泽东的两个弟弟毛泽民、毛泽覃和16岁的妹妹毛泽建及小友许志行都加入了社会主义青年团。
  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湖南分部和武汉分部都很重视粤汉铁路武昌长沙段工人的工作。
  11月间,毛泽东和中共湘区党组织根据中共中央局关于“以全力组织”铁路工会的指示,派湖南分部的干部到长沙新河站创办工人夜校,武汉分部也在武昌徐家棚创办了工人夜校。
  毛泽东曾多次到长沙北门外新河车站和机车修理厂,了解工人的工作、生活和要求,同他们谈心。毛泽东提出了“工人是世界幸福之母”的口号,启发他们联合起来反对帝国主义、官僚、军阀的压迫和剥削。他在新河站吸收工人陈地广、卢士英等人加入了共产党,还建立了党小组。
  陈地广是火车头修理厂修理工,技术熟练,在工人中很有威信。毛泽东常常到陈地广家里“拉话”,陈地广是他结交的第一个铁路工人朋友。毛泽东通过陈地广,又结识了许多工人朋友。毛泽东多次在茶馆和这些工人朋友们座谈,有时还邀请这些铁路工人到清水塘他的家里彻夜讨论罢工计划。
  1921年12月中旬,第三国际代表马林在张太雷陪同下,去桂林会见孙中山,途中在长沙销作停留。经过文化书社联系,毛泽东接待了他们。
  进行了长时间的交谈。毛泽东还介绍马林与易礼容,黄爱、庞人铨等接触,请他“花了一个晚上”的时间,给黄、庞和部分工会群众“讲斗争”,介绍“俄国革命”的情况及经验。
  12月25日,毛泽东根据中共临时中央局的指示,指导黄爱、庞人铨以劳工会的名义,在长沙召集各界群众1万多人,参加反对11月美、英、日、法在华盛顿召开的“共同支配中国”的太平洋会议的集会,向帝国主义瓜分中国表示严重抗议。
  黄爱担任大会主席,庞人铨担任游行示威的总指挥。大会演讲者揭露了太平洋会议是强盗们的分赃会议。大会提出的口号是:
  “打倒帝国主义!”“打倒国际资本主义!”“我们的朋友在俄国!”“世界是工人的世界!”
  会后,1万多群众举行了游行示威,黄爱、庞人铨走在游行队伍的最前面,他们亲自带领群众高呼口号,散发传单。
  记者曾这样报道说:
  “他们那种震地惊天、掀波撼岳的高呼,实在很可以表现湖南民族的刚毅伟大的精神啊!他们那雪片似的传单,不下30余种,20万份,飞布全城。劳工会的‘老虎的和平’的传单,从经济的立场,揭露太平洋会议的内壁,鼓吹阶级斗争,鼓吹劳动者武装,鼓吹全国、全世界的劳动者的大团结,色彩是很鲜明的。”
  这次活动在湖南省内外产生很大影响。后来,陈独秀在总结这次活动时说,除上海外,全国各地反对太平洋会议运动中,以“湖南工人最猛烈”。
  这是毛泽东争取劳工会的积极成果。毛泽东后来对斯诺说:
  “在许多斗争中,我们都是支持他们的,”“并且通过协商,防止了他们许多轻率和无益的行动。”
  毛泽东除了自己经常帮助教育劳工会的骨干成员外,后来还指定中共党员同他们保持联系。在这些共产党员中,就有李立三。
  原来在1921年12月底,李立三带着中共临时中央的介绍信,去见中共湘区负责人毛泽东。
  李立三是在1919年12月到法国勤工俭学的,两年后,他因参加爱国进步活动,与蔡和森、陈毅、陈公培等104名勤工俭学学生一起,被法国当局遣返回国。李立三在1921年1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这一次他是受临时中央委派,回到湖南从事工人运动的。
  李立三来到清水塘22号,杨开慧开门迎接了他。21年冬杨开慧已经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成为湖南省最早的女共产党员之一。
  李立三生性急躁鲁莽又坦率,他在法国勤工俭学的同学中,有“坦克车”之称。他一见杨开慧,不等杨开慧开口,便自我介绍说:
  “我名李隆郅。你在北京时,我到过杨昌济老师家见过你。我要找润之兄,我这里有陈独秀的信。”
  毛泽东正在伏案疾书,闻声抬头一看,当然还认识这个曾经在他1915年发出征友启事后会见过的李立三。便马上放下手中的笔,迎上前去,伸出双手笑着说:
  “这叫做‘洞庭有归客’。”
  李立三也紧紧握地着毛泽东的手,接口道:
  “那就是‘潇湘逢故人’啦!”
  两人哈哈大笑。杨开慧经毛泽东一介绍,笑容可掬地说:
  “难怪方才喜鹊叫,原来是李兄大驾光临!”
  毛泽东和李立三在愉快的气氛中,介绍了几年来各自的经历。毛泽东热情欢迎李立三回来参加革命,向他介绍了湖南的革命形势。毛泽东说,湘区党组织正在认真贯彻“一大”决议,集中力量开展工人运动。
  毛泽东还特别向李立三介绍了安源煤矿工人的情况,希望李立三能去安源领导工人运动。李立三非常愉快地接受了任务。
  1921年冬,毛泽东根据中共中央的要求,带着大弟弟毛泽民,还有李立三、张理全,第3次来到安源考察,他们住在一家客店里。
  这一次,毛泽东有了上次的教训,就脱掉了长袍,头戴着草帽,身穿破旧的上衣,脚上是草鞋,看来土气多了。
  他们一行在几周时间里,以参观者的身份,深入矿井、工棚、餐宿处,了解工人疾苦,晚上邀工人去小伙铺里座谈,启发他们的阶级觉悟,号召他们团结起来,进行斗争。几十年后,一位老工人对毛泽东到安源的情景仍然记忆犹新:
  “掌子面通风,排水严重不良,一头热得出不了气,烫得脚起泡,我们叫它‘火焰山’;一头淋水似雨,积水成河,我们叫它‘水牢’。工人使用粗笨的原始工具,有的侧躺在地上挖煤,有的拖着沉重的煤筐爬来爬去。口渴了,喝一口煤黑水,热得受不住了,就到臭水沟里泡一泡。毛泽东同志到了掌子面,看见工人一个个赤身裸体,全身沾满了煤灰,只有头上围条布手巾,关心地问我们为什么不穿衣服?我们悲愤地告诉他:洋人、资本家只顾自己发财,根本不顾工人的死活。工人没有任何劳动保护用品,都是自备一块‘3尺布’,在井下包着头当矿帽,出井时围在腰上当遮羞布。工人赤身裸体,还常常无辜挨打,动不动就被洋人、资本家、工头打得皮开肉绽。
  毛泽东同志听了我们的诉说,英俊坚毅的脸上,充满了对我们工人无限的同情和对资本家的愤慨。他说:你们为他们做工还要挨打,他们真不讲道理。你们真苦啊!毛泽东同志告诉我们,工人阶级要团结起来。他打了个比方说:路上有块石子,大老板看到随便把脚踢一下就踢开了。但要是把许多小石子掺上沙子石灰组成团,就会坚如磐石,大老板想搬,也搬不动了。工人们组织起来,结成团体,就能把压在我们头上的帝国主义、地主、资本家掀掉,打倒剥削者,建立劳动人民当家作主的新世界。
  这天下午,天气非常燥热,毛泽东同志又来到锅炉房。这儿没有凳子,一个工人搬了一个木头墩子,正要用汗巾去擦上面的炉灰,毛泽东同志一把拉住说:‘不用擦,你们坐得,我也坐得。’说着就坐下来与司炉工交谈。当一个工人去撬火加煤时,毛泽东同志也起身走到炉前,接过撬火铁棍,亲自帮助操作。工人说:‘毛先生,温度太高,你歇着吧。’毛泽东同志笑了笑说:‘你们成天在这里干活,我试一回还不行吗?’毛泽东同志劳动了一阵后,又关心地询问了大家的工作、生活情况。”
  毛泽东他们几个人,每天都是一大清早就开始到工人中去,和工人们打成一片。他对着这些黑黝黝的面孔和疲惫无神的眼睛说得最多的话就是:
  “你们的双手创造了历史。”
  工人们向毛泽东提出要求,请他派人来煤矿指导工作,他当即允诺,指着身边的李立三说:
  “就请李先生来辅导你们吧。”
  1922年1月,毛泽东派李立三、蔡增淮等人到安源,要他们在安源开展工人运动。李立三回忆说:
  毛泽东“派我们到安源去做工人运动的时候,他对于如何在工人中进行工作,如何把工人逐渐组织起来进行斗争,已经是胸有成竹。现在我还模糊记得他当时告诉我们的话:
  安源工人众多,受到种种残酷剥削,生活特别痛苦,是工人运动可能很快开展的地方。但是,应当看到,反动统治势力的强大和社会环境的黑暗,要开展革命工作并不是很容易的。我们现在做工人运动,必须争取合法,必须先站稳脚跟。我们应当利用一切合法的可能,首先要利用搞平民教育的方式,争取公开活动,以便与工人群众接近,发现他们当中的优秀分子,逐渐把他们训练和组织起来,建立党的支部,作为团结广大群众的核心。”
  在毛泽东的指导下,李立三、蔡增淮“以办平民教育的名义,由湖南平民教育促进会介绍”,来到安源,通过社会关系,找到在安源商会做事的一个比较开明的绅士,获得了支持。他们打听到萍乡县知事,是一个喜爱古文、反对白话文出身的人,就用“四六体”写了一篇呈文请求立案,果然得到了县知事的青睐,他很快批准立案,并把这篇“四六体”呈文加上头尾,作为布告张贴。李立三他们取得了开展平民教育的合法手续。
  李立三等人在安源开办了第一所工人补习学校,有60多人参加,其中以路矿工人为主,校址设在安源五福巷。李立三、蔡增淮担任教员。他们就在这种合法身份的掩护下,把文化教育与马克思主义的启蒙教育结合起来,宣传:“工人在世界上之地位,及有联合起来组织团体与资本家奋斗以减少痛苦、解除压迫之必要与可能。”2月,李立三等人经常与各地的工友联系,通过“十人团”、“百人团”等形式把工人组织起来,还吸收安源工人朱少连、李涤生、周镜泉、陈伟锋等6人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建立了一个党小组。后来李涤生叛变投敌。到1922年2月中旬,李立三等人已发展党员30多人,秘密建立了中共安源支部,这是湘区第一个产业工人党支部,书记李立三。
  再说1922年1月,长沙发生了一个重大的历史事件。原来黄爱、庞人铨在长沙组织了华实公司工人罢工,工人们要求厂方发给他们年终赏金。在遭厂方拒绝后,黄爱、庞人铨领导工人继续坚持斗争。华实公司以5万元巨款贿赂湖南军阀赵恒惕派兵镇压,并阴谋杀害黄爱、庞人铨。
  1月16日夜,黄爱、庞人铨与华实公司代表在劳工会协商调停罢工问题,赵恒惕派出军队,突然逮捕了黄爱、庞人铨。
  1月17日早晨,赵恒惕命令将黄爱、庞人铨绑赴浏阳门外秘密斩首,庞人铨被刽子手手起刀落,斩为两段,身首异处;黄爱被砍了3刀,他仍然坚持大声高呼:“大牺牲,大成功!”
  黄爱、庞人铨在他们短暂的一生中,为中国工人阶级的利益,不畏军阀的强暴,不受资本家的利诱,奔走呼号。至此,献出了年轻的生命,表现出革命青年的英雄气概。他们是“为工人阶级牺牲的英雄”。
  但是赵恒惕却以省政府的名义宣布黄爱、庞人铨的罪行是:“盛倡无政府主义,假劳工会名义煽惑人心,近复秘密收买枪支,勾结匪徒,乘冬防吃紧,希图扰乱治安”。随后,湖南劳工会被武力解散,《劳动周刊》也被查封了。
  黄爱、庞人铨惨遭杀害,社会各界人士愤愤不平。许多工人停止了工作,到劳工会门前痛哭。大批愤怒的工人自发冲进内务厅、财务厅等衙门,向赵恒惕政府表示抗议。
  毛泽东对黄爱、庞人铨被害极为悲愤,他立即召开会议,稳定工人情绪,布置对赵恒惕的斗争。
  在毛泽东的主持下,工人们和社会各界在船山学社先后两次召开了追悼黄爱、庞人铨的大会,发行了纪念特刊。李达及其夫人王会悟为悼念这两位中国工人运动最早的牺牲者,送来了挽联,挽联上写着:
  第一把交椅,两位抢先坐去了;最后的胜利,我们努力夺回来。
  赵恒惕害怕群众舆论谴责,将湖南各地报纸严密封锁,不准刊登与此事有关的任何报道。毛泽东和湖南党组织稳住阵脚,对赵恒惕进行坚决了坚决斗争。正像后来邓中夏在《中国职工运动简史》中所说:
  “黄庞被杀以后,职工运动遭一顿挫,所谓湖南劳工会分子皆逃亡在外,但共产党却并不跑,在白色恐怖之下做极其艰难的工作。”
  毛泽东为了冲破赵恒惕的舆论封锁,揭露赵恒惕,他把李立三从安源调回长沙,要李立三到黄爱的家乡常德,动员黄爱60多岁的父亲一同前往上海,控诉赵恒惕的罪行。就这样,赵恒惕残杀黄爱、庞人铨的详情及其罪恶,在上海、广州、北京各地报纸上被披露无遗。
  不久,毛泽东也经武汉到上海,帮助流亡在上海的湖南劳工会会员,组织反对赵恒惕的运动。毛泽东在上海社会主义青年团主持召开的黄爱、庞人铨追悼会上,报告了黄爱、庞人铨事件的经过,号召人民向黄爱、庞人铨学习。毛泽东还动员国内名流学者,抗议赵恒惕残暴行径。
  蔡元培打电话给赵恒惕,向他提出了严重抗议。
  1922年2月23日,李大钊在给《黄庞流血记》一书写的序言中说:
  “以前的历史,几乎全是阶级的斗争史,最后的争战,在世界在中国均已开始了。黄、庞两先生,便是我们劳动阶级的先驱,先驱遇险,我们后队里的朋友们,仍然要奋勇上前,继续牺牲者愿做而未成的事业。”
  后来在1922年5月1日至6日,由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发起召开的第一次全国劳动大会一致通过决议,规定黄、庞死难日为纪念节日。
  这正是:诬良为盗逞凶残,黄庞英烈更无前。
      唯有牺牲多壮志,立三受命斗权奸。
  欲知工人运动后来如何发展,请看下一章。
  东方翁曰:毛泽东第二次到安源,到工人群众去,身穿白布长衫,工人们就十分客气。他由此感到了自己与群众的隔膜。于是,当他第三次去安源时,就脱掉了长袍,头戴着草帽,身穿破旧的上衣,脚上是草鞋,看上去土气多了。于是,就有了水乳之交融,就有了鱼水之和谐。做群众工作者不可不借鉴矣。
750 ° 来自:PC 未知位置

亲,沙发正空着,还不快来抢?

Back to Top